爱情是肾上素产物

我看着她出了神,想起十几岁我们天天在一起的那些日子,那时候我们总是偷偷跑出学校,翘掉下午的第一节物理课,躲在离学校一条街的小咖啡馆里喝咖啡,以此消磨掉那时看来漫长的45分钟。小希是个爱认死理的人,就比如这么多年来她只喝拿铁。

我从回忆里回过神来,看着她消瘦的下颚,有些恍惚:“毕业时见你还胖乎乎的,怎么这两年瘦成这样了,工作很累么?”

她盈盈笑着:“早就不干了,你也知道我身体不好,前一段生了点小病,现在歇着囤膘。”

我带着玩笑的语气:“真是羡慕,为什么我工作这么忙也不见生个病掉个肉。”

只言片语里我倒是也了解了她这两年的动向,小希身体一直不好,毕业后倒是去做了份收入不低的翻译工作,干了不久生了场病,小希的妈妈疼这一个独女,硬让她辞了工作调养身体。

情感生活上,小希依旧和老陈恩恩爱爱,从大学到工作,这对从来不被人看好的小情侣,依旧在一起,颇有白头到老的意思。

老陈不是个帅哥,也不够优秀,还和小希差了五岁,当年我们怎么看都觉得这个老男人和小希这样家世好学习好,长得又清秀的女孩子无法相配。

理所当然的,所有人几乎都认为他们俩不过是玩玩,一个是小姑娘家好奇,想找个大叔过一把韩剧瘾,一个是老男人觉得新鲜,想找个年轻妹子重燃激情。却不曾想,这么多年来,那些被看好的郎才女貌竟都零落四散,偏偏小希和老陈,仍然过着偶在朋友圈炫耀的二人世界。

和小希的话题好像到了尽头,我有些局促不安,小勺子在咖啡杯里一圈一圈的搅拌,磕到杯子内壁发出叮叮的响声。小希像是自言自语:“玲,你要自由些”。

我听不清小希说了句什么,抬头看着她问:“什么?”

小希把头发往后拨了拨,又绽放了笑容:“玲,你知道我是怎么瘦的么?”

我为我们重新找到了话题而开心,同时对这个话题饶有兴趣。

“我这是恋爱减肥法。”小希一字一顿的讲。

我噗的笑出来,“人家都是谈了恋爱会被喂胖,怎么到你这倒促进你减肥了,是不是老陈不给你吃好吃的。”

“哪能啊,老陈都因为我一直掉肉这个事愁死了。”小希摇摇头笑着说,“他还说,我长一斤肉换一个愿望”。

我难以置信的看着她:“这么好的事,能不能把我身上的肉给你,我不求回报”。

她咯咯咯地笑:“玲,谈恋爱真的能瘦的,你有没有听过’食色,性也’,我一直觉得,人对于食物和性,从最初来说,产生的渴望是类似的。吃饭时,你不会对别的事产生兴趣,一心是口腹之欲,对于性也是一样的。我这个人,从小就对吃就是那样,好吃的也不过吃一两口就撂下,可是偏偏对爱这个事,像个贪得无厌的饕餮。”

我看着小希,她从小就看似活泼,内心却老成的像个中年人:“这样不好么,有欲望人才会饱涨,你应该胖起来才对啊。”

小希看着我摇头:“玲,每吃一粒米就要数的人是很难胖的。”

我猜想小希的这句话,大概讲的是她的敏感和柔情吧,因为敏感,所以会忧虑,因为忧虑,便没有安全感。

我不知道,毕竟我从来没有深爱过一个人,也没有被一个人深爱过。上学时倒是也憧憬过爱情,向往过爱情,可是谈来谈去,便开始渐渐分不清是爱情还是肾上激素过剩的产物。

下载APP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