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国游历

夜半,鸣蝉。我光着膀子,记叙着我在异国游历的所见所闻。

回忆似如青草般绵延不尽,更行,更远,还生。我游龙般的挥动着笔尖。不知何时,两只瞌睡虫带我走入梦境。我来到笔下的烟花巷弄。不过,是阎罗王提着我来的。

他用铁链锁着我的颈脖,使我难以呼吸。他怒目圆睁,拽动着铁链,指着一个个捎首弄姿的妓女对我吼道:“你寿限已至,来算算你的风流债。”

这一刻,我惊断了花酒肠,吓破了淫虫胆。我拼命的挣扎起来,却如陷入泥沼一般,俞陷俞深,俞挣俞紧。我的脸涨得通红,我一屁股的往地下坠,疯狂的捶打他拽着我的手……

我惊醒过来时,窗外北风偷换,雨啪嗒哒的下着。我一阵发冷,随意扯过一张蒙着厚灰的被子裹在身上,瑟瑟发抖。胸口燥热难当,痰水不停向嘴涌。待咳到喉咙毫无知觉时,大脑如同灌了铅一般,死死睡去。

下载APP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