害怕打雷的外婆

我曾在百无聊赖时,翻看过外婆的周年照。1985年,外婆剪掉了齐腰的秀发。宽阔的额头,珍珠大的耳垂,以及两寸长的马尾辫,让外婆更显中年妇女的成熟韵味。可这啥苦都吃,连骨折都面不改色的女人,居然害怕打雷。

一次电闪雷鸣,一家人蜷缩在10平米的小房间中。一家人只有舅舅看出了外婆不安。合上了书本,坐到了外婆身旁,声色并茂的给外婆说着在学校里的趣闻。

是年,舅舅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,拉着绿皮箱的舅舅对外婆说道:“妈,我不在家时,若是打雷了,把窗帘拉上,看不到电光,就不会那么害怕了。”

外婆不舍,相送至车站,舅舅拉着车门说:“妈,等我回来,我就守在你身边照顾你一辈子。”转头就蹿入拥挤的车箱。

舅舅入校不久,就与人打群架,头被人用砖凿出了一道道血口。所幸头比砖硬。第二日剃了光头,在校内撩妹、吹牛依久。 只是,他没能照顾外婆到百年,他生活不检,血管淤堵、浑身肿胀挣扎了两年终悄然绝气。

陪伴着他两年残疾人生涯的,是外婆。至到他绝气前,医院里也是外婆一个人陪着他。一个人。

这两个男人相继走了以后,我开始欺负她,对她呼三唤四。常是因为她的菜多一勺盐或少一勺糖而责骂她。可她总是一脸委屈的不说话,然后像个诗人一样望着窗外形形色色的路人。

下载APP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