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温柔关怀

这期间,不少外婆的菜友上前寒暄,我从未见过他们,他们说的客套话就像我刚刚咽下的小笼包一样无味、难咽。只有外婆乐此不疲的与他们交谈,不时掸打着我领口的蚂蚁,而我总是张着嘴望着他们木讷的点头,以示回应。

唯有一位中年妇女像看到医学奇迹般笑了起来。她神色凝重的对我说过保重后。转过头,便面目狰狞的对她的小孩说:“你以后要是像他一样废,我买两包老鼠药就毒死你。还看什么病!”

小孩“嗯”的一声,回头对我做了一个鬼脸,胸前的鲜艳红领巾在微风中飞扬。我哼的一声笑了出来,痰水与鼻涕并溅,混杂在脸上难以分辨。外婆从包里抽出卷筒纸给我擦拭。

“阿婆,外人笑我们,笑你宠溺,笑我娇贵。”

“我总记得,别人成双成对,你却牵着我这老太婆的手带我逛动物院、看电影。她们不懂你对我的好你对我重要得就像身后这颗树,风也刮不走,雨也打不折。无果无花,却结成车盖大的树阴,在我疲惫时可以让我依靠乘凉啊。”

我们相顾一笑,其实对于外婆来说,算得上那颗纳凉树的,也只有外公与舅舅而已。这两个男人魁梧、粗鲁、性情刚烈却对这矮小黝黑的女人温柔关怀。

下载APP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