噩梦缠身

“老婆婆,人生与尘,而总归于土。这是命理,莫在有什么不舍。”中年男子道。老妪无言,揭开骨灰盒,向碑前的洞口托起。

中年男子用头和颈将伞夹住,俯下身说:“老太太,我来帮你吧。”那老妪用肘顶开了他。两只煤炭般的手摇颤着骨灰盒,抖落出粉末以及未融化的碎骨。

中年男子用水泥浆涂抹碑口。那老妪不住的抽泣。忽见那老妪缓缓前倾,倒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“老婆婆醒醒,老婆婆!”那中年男子回过神,惊慌失措的丢下工具,摇拽着那老妪。

我噗泠泠的飞到那老妪身旁,饶有兴趣的看着石碑,我能识字,“爱夫,爱子,爱孙。”我依次扫视着石碑。碑上的照片似曾相识。我转身打量着那老妪。呀!我认识她,她是我外婆。

我想叫她,发出的却是乌鸦的尖锐叫声。中年男子掐着她的人中穴,外婆铁青脸纹丝不动,我也慌了,我飞到墓碑上,想向人呼救,

“嘎嘎嘎嘎”。听到自己的声音我急得直打转,两只爪子踹打着墓碑。“嘎嘎嘎,嘎嘎嘎。”

我惊醒过来时,屋内一片漆黑。外婆并不在家里,我拨通了她的电话…..

不多久,外婆回来了,把灯也打开了。我灭掉了烟,依偎着她。
     
“阿婆,我又看到死人了。”
     
“人一虚了,就会做怪梦。饿了吗?”外婆捋着我的头道。
     
“不饿,困。”我紧紧挽着她的手,感觉什么都无所谓了,什么也不怕了。名也好,利也好。生也好,死也罢。只要有她在我身旁。

下载APP客户端